基督是分裂的嗎? (2014年1月23日)

列印

Christian Unity Week 13 01 23

Bp. Chan

在新約時期,哥林多教會一方面很蓬勃,在第一世紀中葉已有多個群體散佈在哥林多地區一帶。但另一方面,教會的紛爭卻日益嚴重。他們有的說自己是屬保羅的、有的是屬亞波羅、也有的是屬磯法的,更有是屬基督的。在原文中「我是屬某某」:即是我「是某某的人」的意思。這事乃令保羅十分擔心。為何保羅當日不壯大那些聲稱屬保羅自己的群體?又當日有些人強調自已是屬「基督」的,看來他們的強調在名義上是對的,但為何保羅對他們還是加以責備?原來,這一派是與阿波羅、保羅及磯法派系對立的,他們脫離使徒而自立門戶,聲稱只與基督有關繫,並不與其他信徒有關聯。如是者,哥林多教會就是這樣因各自高舉自己的一方而分裂了,並且他們還陷保羅、亞波羅、磯法,甚至陷基督於不義。所以保羅用這問題提醒了昔日哥林多教友:基督是分裂的嗎?

我們得留意,昔日保羅憂心的,不是自己的教導,或是亞波羅的哲理,或是磯法的傳統,更不可能是基督的訓晦,而是不同信徒只高舉自己的那一所屬群體,而無視其他群體的價值而形成內鬥,這便令教會扯裂了。其實這情况我們一點也不陌生!看看教會歷史,我們也不是重蹈這覆徹嗎?再看今天牧者間也會有惡性競爭,我們也不是都問「基督是分裂的嗎?」

其實有不同信徒群體並非問題。有時因當代處竟,歷史因素,或為了福傳或牧民原故而建立了不同的系統及傳統,這不單無可厚非、更是很自然的事;但人只高舉自己的群體,否定其他的群體而致起紛爭才是問題。

在某個聖公會教區的婦女聚會中,有四位姊妹一起聊天。她們各人都聊到自己的兒子。第一位姊妹說:「我的兒子是牧師 ,當他走進大廳時,人們都稱他 Father(父親)。」第二位女士說 :「哼!那沒什麼,我的兒子是主教 ,當他走進大廳時,人們都稱他 Your Grace (閣下)。」第三位說 :「我的兒子己歸羅馬宗,最近並得教宗擢升為樞機 ,當他走進大廳時,人們都稱他Your Eminence (殿下)。」最後一位慢慢說:「我的兒子身高185公分、一張帥氣臉,兩塊大胸肌、當他上身半裸走進大廳時,所有的姊妹都高呼:『 Oh! My God! 』。」

人呀人!有甚麽值得我們爭鬥呢?

不過人總是如此!看看教會歷史吧!我們的歷史基本上就是教會爭鬥史。基督教內部的鬥爭由開始就從未停止片刻。除了哥林多教會外,第一世紀末的諾斯底主義堅稱它們有特別的知識,只有認識這特別奧秘,才能得救。第四世紀時,多納徒派 (Donatism) 在一些爭吵後否認了其他「教會」,認為只有他們是唯一真實的教會,只有他們的聖事有效,這種種「我對,你錯」的觀念在基督徒群體中很早就存在了。及至東西方教會的決裂、馬丁路德與慈運理的紛爭、加爾文主義與阿米念主義間之矛盾;重洗派與清教徒對當日國教的否定,今天在中國也有地上地下教會的張力,我們也會問:基督是分裂的嗎?

許多教會問題似乎是因為教義的分歧。而教義的分歧,大都又基於對聖經有不同的詮釋。因此很多人致力建立可靠的釋經原則。然而,為什麼近代解經學已有長足進步,但分裂卻不見減少呢?我想分裂的問題,聖經的詮釋方法(方法論的層面)只是很小部份,而是在于胸襟的狹隘 ─ 一種以擁有真理,堅持「我對,你錯」的態度,就把基督分裂了!所以不是保羅、亞波羅、磯法、基督的問題;也不是宗派問題,也不是聖經問題 ─ 是人心問題。不解決人心問題:基督徒的合一只淪為每年一度「合一祈禱周」的「講人自講」。

作為牧職人員,或受過神學訓練的人,有一個道理大家都明白:人是有限的,人的思想也是有限的,人的知識也是有限的。所以,上帝才會自我啟示,讓有限的人類得以認識祂。其實,我們從沒有一個人達到過絕對的真理。當我們說「這是真理」的時候,我們只是說這個事實最接近真理,就如保羅在哥林多前書也說:「我們如今彷彿對著鏡子觀看,模糊不清;到那時就要面對面了。我如今所知道的有限,到那時就全知道,如同主知道我一樣。」

然而,雖然我們並不完全了解「絕對」的真理,但不等於說真理是「相對」的,不等於說我們對真理一無所知,也不是說我們無法應用。舉個例子,當有人問圓周率(π)是多少時,我們會說3.1416。。但這是絕對真理嗎?不!就算人們說圓周率是3.141592654,甚或能計算到它的小數點後10.1億的位數,它仍然只是個近似值。人類可能永遠找不到絕對的圓周率。不過,我們不會因此就說圓周率是相對的,而3.1416這個近似值,在一般的情況下也已經足夠了。所以,我們都理解,在座中的我們,無論來自那一個傳統,我們所認識到的真理都是大同而小異。而且「同」的,是主要的同,而異的,只是次要的異。但為何教外人經常恥笑說:口口聲聲說要愛仇敵的基督徒就是容不下另外一批基督徒?

我們大概都同意,對一個團體來說,最大的傷害不是來自外敵,而是來自內爭。不同成員的「才能」「塔冷通」(Talent)本來可以用來建立團體,但內爭卻使團體分裂。

然而,今天的福音經課,耶穌親自作了一個十分重要的行動,去表達出一個新概念,並身體力行的去改變人的愚頑及偏見!按馬可福音,昔日耶穌領了一個小孩子來,讓他站在門徒當中,抱起他來 ─ 是的,是抱起他來!原來昔日拉比,在執行訓導時永遠不會抱起孩子,因他們認為這做法乃有損一個拉比的威嚴。但耶穌這位新約拉彼卻是讓那小孩站在中間,在眾人面前,打破成規,抱起這小孩,用來突顯他一句強力的訓詞:凡為耶穌他自己的名而收留這樣的一個無權無勢的小孩子,就是接待他,不但如此,更是接待了差他來的天父。

是的,我們要學習在基督福音的光照之下改變一下我們俗化了的價值觀,有勇氣打破一些令我們感到安全又穩妥的框框。

以往我們經常覺得「宗派」是基督徒合一的障礙。以前在普世合一運動上,談宗派更是「禁忌」,所以我們被鼓勵少談教派、少講傳統、不講特色。不過,根據保羅所言,分裂基督的,不是教派,不是傳統,不是特色,而是人心。

記得看過荷蘭裔美藉作家房龍 Van Loon H.W.的「寬容」(Tolerance)一書,描述歐洲那段不光釆的宗教歷史,但這段歷史卻促使了日後世界進入新時代。他提到當宗教改革而形成教會對壘時,各方都是互相爭鬥。在歐洲歷史上為此打了幾次宗教戰爭,最慘痛的德國竟因此死了三分之一的人口。

後來雙方人馬看這樣下去不行,如果不寬容對方的存在,大家都受害。於是開始談和,並容許己方人民加入對方教派。就是從這裡開了一扇門,漸漸打破了積習千年的封建制度,並間接促進人類的思想文明及進步!上主就是如此幽默。試想,如果這世界只有一個群體具壓倒性力量獨佔時,要消滅那些他看來是「異端」是輕而易舉,那時候基督徒根本不會想寬容異己。是因為後來教會分裂,任何教派都沒有力量消滅異己時,才迫使我們學習了寬容(心胸寬,才可容),而從中體現上主對我們的寬宏及包容。

不是保羅、不是亞波羅、不是磯法、更不可能是基督的問題,也不是宗派的問題!是人心的問題!如果人心能變得貌似基督,既有打破框框的勇氣,又有服侍小孩的謙和,宗派不單不是問題,更是促進普世教會大家庭的融和的元素。宗派是個事實,每個宗派有她們的歷史背景、都有她的珍貴屬靈產業去貢獻普世教會大家庭。當然,亦因此每個宗派對某些教理的見解亦未必盡同。但這又有何大不了?如果我們有一個打破框框的勇氣,又有接待小孩的謙卑,拒絕「我對、你錯」的偏見。宗派的存在,正好豐富我們對信仰在廣度和深度的領受。所以,我們不單要尊重、愛護,及學習其他宗派的歷史與特點,更而要對自己宗派特點有更深刻的領受及體會。何解?君不見很多時對某宗派最多誤解及偏見的,正正就是自己宗派裏的人麼?但一切盲目批判都成不了大事。唯有自我肯定、接納差異、學習他人、豐富自己,這才可以讓我們更好的貢獻我們普世的基督徒群體,讓我們有更多的向度去了解我們唯一的上主。

我很喜歡看教會歷史,這樣可以讓我們知道沒有一個基督徒群體單獨領受上帝的啟示、單獨領受聖靈!歷史上有很多的聖者或前人在我們面前,留給我們很好的風範。我們不可能直接跳過這些聖者,奢言「我對、你錯」,獨有我擁有真理!昔日當雅各碰到上帝時,上帝對他說:「我是上主─你祖亞伯拉罕的上帝,也是以撒的上帝......。」當摩西碰到上帝時,上帝對他說:「我是你父親的上帝、是亞伯拉罕的上帝、以撒的上帝、雅各的上帝。」當我們把我們的名字放在亞伯拉罕、以撒、雅各......之後,其實是提醒我們:上帝不只是「我的上帝」,也是「亞伯拉罕、以撒、雅各......的上帝」,上帝不是我的家神,不是由我去擺佈的神,祂是歷史的主宰。所以我的個人經驗不能絕對到變成真理,我的個人看法不能絕對到變成上帝的代言。當我再加上一些人名,上帝是「亞伯拉罕、以撒、雅各、彼得、保羅、波旅甲、特土良、革利免、俄利根、亞他那修、額我畧、奧古斯丁、方濟各、馬丁路德、加爾文、依納爵、小德蘭、約翰衛斯理、羅哲兄弟、德蘭修女的上帝......」我們就不能無視於這些聖者或前人的存在,而直言上帝跳過這些人對我說話。

這種大公胸襟的信仰,能把我們的視線導向宇宙萬物,導向萬世。這種信仰使我們快樂地侍奉,積極地生活,勇敢地分享,熱誠地去愛。我們不必為「基督是分裂的嗎?」而懊惱,因為真理已在我們心內萌芽,天國已在我們的生命中開始了。

如果我們大家都願要如此行,教會便可以成為天人合一、人類共融的標記和工具。因她本身的合一,便能促成人與人、人與神的共融和合一。

試想,如果連基督徒都互相爭鬥,那麼,基督教將是天T最大的笑話,這也是對基督最無情的嘲諷。

今日世界最大的罪惡是分裂:東與西在思想和意識型態上的分裂:南與北在貧富、物質擁有上的懸殊。這種分裂足以導致世界的毀滅,也是無數不幸的根源。所以一切基督徒都應團結在一起,促使人類的和平及團結。

我很欣賞梵蒂岡二次大公會議的精神,在她「大公主義法令」第4段提及「…為推動基督徒合一應依照公平與真理,努力消除那些不符合分離弟兄情況的言語、判斷與行為,避免使他們的相互關係更形困難;然後,(由各教會或團體中有適當訓練的專家),彼此在基督徒的集會中以宗教精神進行交談,在此種交談中,各人更深刻的陳述自己教會的道理,並明白指出其特徵。通過此種交談,雙方對各教會的道理與宗教生活,都獲得更真確的認識和更公平的評價。此外,按照所有基督徒的良心的要求,彼此更廣泛地合作以謀求公共的利益。…。最後,雙方都檢討自己,如何忠於基督對教會的意願,並努力進行應有的更新與改革。」

人生要經過磨練才可更上一層樓;人際關係也需經過波折才可往更深的境界挺進,教會更需要經過無數跌倒才可以變得更生性。魯迅的一句話:「歷盡劫波兄弟在,相逢一笑泯恩仇」這句話對我們是否有啟迪?

各位親愛同工,世界政局暗藏危機,各國風起雲湧,社會政治矛盾已夠我們受了!加上人生驚濤駭浪,世事幻化無常,基督之國亟待傳揚,民族的物質與靈性生命亟待轉化和提昇。只要我們緊記上主造的世界天大地大,當我們仰看上主所造的繁星,又俯視路邊小花,學習聖母把世事世情默存在心中,我們就會更看清身邊一切,心中更珍惜所有同工的事奉,與及和我們一同的祈禱的弟兄姊妹,及他們的主內友誼,因而心內悠然而發出「合一之情」。

如此,我們今天的問題「基督是分裂的嗎?」終有一天,也就不需要再問了!不知大家是否同意?

Copyright © 2018 Diocesan Ecumenical Commission, Catholic Diocese of Hong Kong. All Rights Reserved.
Joomla! 是依照 GNU General Public License.規定發佈的自由軟體
Monday the 23rd. - Affiliate Marketing 888.